諾曼底公爵威廉於1066年度過海峽政府英格蘭,直到亨利三世在第一次用英語發公告。數數手指頭,英格蘭有近三百年的時間使用法語做官方語言。可這裡還沒到英語的崛起,後來由於姻親關係,漢諾威皇朝來繼承英國皇室,頭兩任君主也只會說德語,三世才改口。
可憐啦,現在家長們趨之若鶩世界第一語言在當年也是個土著語言。
英國人也注重面子,一戰時德國形象太衰,他們不再願意提“漢諾威”,而是用“威廉的後裔”替代。可是究根查底,威廉也不是諾曼底的,怕是北邊海上來的。
《魯濱遜漂流記》作者Defoe,曾經作過一首詩《The True-Born Englishman 》。他認為根本沒有純種英格蘭人的說法,大家都是漂流者。
歐洲國家歷史多是相似,打完嫁,嫁完打,血緣上難分難解,更別提信仰、語言。
那我就好奇了,維繫大家所謂的“土生土長”既然是一個幻影,那實際上是什麼在發揮作用呢?那當然是一個共同的敵人啦,哪怕那是虛構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<iframe src="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lugins/post.php?href=https%3A%2F%2Fwww.facebook.com%2Fnotes%2Fsuseven-%25E6%2597%2585%25E8%25B3%25BC%25E6%2594%25BB%25E7%2595%25A5%2F%25E8%258B%25B1%25E6%25A0%25BC%25E8%2598%25AD%25E4%25BB%25A5%25E5%2589%258D%25E4%25B8%258D%25E6%2598%25AF%25E8%25AA%25AA%25E8%258B%25B1%25E8%25AA%259E%2F2299418553700019%2F&width=500" width="500" height="624" style="border:none;overflow:hidden" scrolling="no" frameborder="0" allowTransparency="true" allow="encrypted-media"></iframe>